记住密码忘记密码

广东崇正2018春季拍卖会

新闻 > 国内展讯 > 正文

肖恩·斯库利艺术展亮相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

张雄艺术网 http://www.zxart.cn发布时间:2015-03-18

摘要: 3月12日至4月23日,历经两年时间筹备的“随心而行:肖恩·斯库利艺术展, 1964 - 2014伦敦|纽约”终于亮相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,展出了涵盖艺术家半个世纪里各个时期的油画、素描、摄影等共计100余件作品。


  原标题:看抽象大师如何“随心而行”——肖恩·斯库利艺术展亮相央美美术馆

  光之壁·地中海  肖恩·斯库利

光之壁·地中海  肖恩·斯库利


   “我希望我的作品既有具象的部分,又有属于抽象艺术的自由表现。所以我想把人们从绘画中去掉的东西放回其中。抽象画的历史就是不断做减法的历史,减法比 加法容易,因为减法看起来更激进。但是什么都减掉之后,绘画就不再发出自己的声音了。我想把比喻性、人文主义精神、情感和人际关系放回去。 ”站在自己长达8米的大幅油画《日与夜》前,肖恩·斯库利如是说。

   被著名哲学家、艺术批评家阿瑟·丹托评价为“属于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”的肖恩·斯库利,曾受邀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、西班牙米罗基金会、华盛 顿史密森博物馆、意大利那不勒斯美术馆、德国路德维希博物馆等超过150个国家和地区的博物馆举办展览,他的作品更被纽约当代美术馆、伦敦泰特美术馆、华 盛顿国家美术馆、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等艺术机构永久收藏。3月12日至4月23日,历经两年时间筹备的“随心而行:肖恩·斯库利艺术展, 1964 - 2014伦敦|纽约”终于亮相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,展出了涵盖艺术家半个世纪里各个时期的油画、素描、摄影等共计100余件作品,不仅为身处京城的观众提 供了一次亲近肖恩·斯库利原作的机会,更引发了人们对于抽象艺术与西方当代艺术发展的讨论与深入思考。

  抽象艺术是一种通行世界的语言

   已经70岁的肖恩·斯库利高大魁梧,走起路来虎虎生风,俨然一副“练家子”的劲头。这位出生在爱尔兰都柏林、此后移民美国的西方画家,自言与中国文化有 超过20年的“交往” 。“我从来不敢轻易招惹他! ”担任此次展览策展人的前英国ICA当代艺术协会总监菲利普·多德笑说,肖恩·斯库利不仅是个空手道高手,他还迷恋中国功夫, 25年来一直不断地练习。不仅如此,他更认真研读过老子的《道德经》 。肖恩·斯库利自己也说:“ 《道德经》给予我指引,让我的绘画更有力量。 ”在他看来,中国文化让他感受最深的一点在于:认准了的事情就要集中全力出手,不能拖泥带水、犹豫不前,“就像作画,一旦开始,那就表示我已经做好所有准 备了。 ”肖恩·斯库利说。

   在肖恩·斯库利的艺术之路中,经历过从创作肖像等具象绘画到抽象的转变。“因为抽象绘画更加普世化,可以让所有人从中有所感悟。 ”他认为世界上有将近一半的艺术是抽象的,这其中也包括中国的书法——在不懂中文的人看来,那些字符充满了抽象的美感。就像语言千差万别一样,不同地区的 抽象艺术也存在着差异,但它们所具有的美感却是一种通行世界的语言。“一种世界性的语言必须没有那么复杂,就像乐高玩具一样,它简单至极,又有无数种组装 方式。因此,我也想用很简单的绘画语言进行表达,否则的话,很可能脱离真正有意义的人生与艺术命题。 ”不少人觉得抽象画难懂,对此肖恩·斯库利不能认同,事实上他的作品在美国相当受小朋友的喜爱,“他们都觉得很好懂,其实欣赏一幅画,没必要刻意去分析什 么,凭直觉就好了。”

  中国堆砌  肖恩·斯库利

中国堆砌  肖恩·斯库利


  抽象雕塑将不可见之物具现

   步入美术馆三楼的主展厅,不仅可以欣赏到《夜与日》 ,还有艺术家创作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期、颠覆极少主义陈规的《后与前》 ,而展厅中央长15 . 24米、宽6 . 1米、高3 . 66米的那件名为《中国堆砌》的雕塑想必也会令观者印象深刻。这件作品是艺术家受此前中国之行的启发,于去年完成的。“与中国人所讲的‘天人合一’很契 合,我也喜欢从大自然中发现创作用的素材,因为这样的作品可以读出情感和力量。之前我习惯用石头创作雕塑,在爱尔兰和德国时都是这样做的。这一次原本打算 用青石,但场地的承重有限制,于是我就干脆把雕塑内部掏空,用钢铁搭建起了一个框架。 ”肖恩·斯库利说。

   叠加繁复的框架像是码头上堆积如山的集装箱,黑色钢铁的材质给人冰冷的感觉,而空空如也的内部更发人深省。这巨大的空洞究竟由什么组成,又意味着什么 呢?采访时,肖恩·斯库利引用了一句爱尔兰诗人谢默斯·希尼的诗作为解释—— “我看到了一个极具震撼力的箱子,那里充满了空气。 ” 《中国堆砌》将不可见的空气配以黑色的框架呈现在观众面前,目前他正在为欧洲的展览创作另一件雕塑作品,以《空气之箱》命名。同样是延续这样的思路,将肉 眼看不到或者总被我们忽视的东西以雕塑的形式表现出来。

  抽象绘画带有音乐的韵律

   无论是创作于1969年的《温柔的结尾》 、 1983年的《沐浴者》 ,还是近年来极具严谨性的《多利克》系列,或抒情自由的《路线》系列,漫步于肖恩·斯库利的作品之间,总会为那些大色块“拼贴”而成的作品感到震撼。在中 央美院美术馆馆长王璜生看来,他的作品有一种内在的力量,从画面的内部发射出来。通过这些大色块的抽象作品,能感受到他曾受蒙德里安、马蒂斯、罗斯科这些 西方抽象大师的影响,但很明显,他又为前辈的抽象语言注入了新的生命。对此,肖恩·斯库利说:“我年轻时更喜欢蒙德里安,现在不喜欢太死板的条条框框,也 不喜欢纯粹性。经过人生的历练,我变得能容忍很多事情,这种包容性更能代表现在的我。罗斯科作品中的那种诗意与神秘的气氛对创作有所启发,而马蒂斯对我的 影响则在于他对绘画中保守与激进的处理。 ”

   “远远看去,它们是不是很像吉他的弦? ”站在展厅中,风趣的肖恩·斯库利随意向记者指着对面墙上的作品问道。相比于前人,他的作品具有更强烈的情感色彩,不仅将抽象与具象融合在一起,更赋予了 极强的韵律感。“他作品中的结构线条并非静止或者笔直,而是不稳定、仿佛时刻运动着的,有一种可触之美。 ”阿瑟·丹托曾如此评价。肖恩·斯库利则表示,他希望坚守个人的独特性与思考认知,创造性地表达内心世界,画出真正打动人心的作品。在游历世界各地之后, 他从自然中获取灵感创作了日后极受欢迎的《光之壁》系列。谈到2011年完成的《光之壁·地中海》时,他说:“我试图展现地中海的生命感和热带温度,浅色 光带代表天空,黄色则让人想起沐浴在阳光下的玉米田。这幅画有着具象的浪漫诗意,又不乏严谨。 ”

   曾在去年与肖恩·斯库利进行对话的中国著名抽象艺术家丁乙说:“我觉得他是一位折衷主义的大师,他把完全两极的东西综合在一起,比如理性和感性、哲学与 诗歌,虽然他绘画的框架很理性,但笔触却非常动人而感性,能够一下子抓住观众,有很强劲的生命力,这一点非常了不起。 ”

   除了自身的创作,肖恩·斯库利与同为爱尔兰裔的戏剧大师塞缪尔·贝克特和U 2乐队主唱波诺·沃克斯的交流也广为人知。他曾说塞缪尔·贝克特的经典之作《等待戈多》让他感觉身在天堂, “作者让人物与背景虚化,随着时间的推移,人们等待。等待的同时,大家又充满好奇。不论戈多来还是不来,我根本不在乎,但我犹如在天上居高临下地观察着人 们的等待,时间仿佛戛然而止。有些人欣赏塞缪尔·贝克特的简洁,但这是一种爱尔兰式的简洁,不是简陋,而是一丝不苟。他以独特的方式成为讲故事的人,最终 谁也没来,毫无结果,一切都黯淡了,只有黑色和灰色。这里没有希望,却有反抗,一种叛逆的愉悦与幽默。 ”为此,斯库利创作了许多与塞缪尔·贝克特有关的作品,并将自己的诸多感受融入其中。波诺·沃克斯则将肖恩·斯库利形容为“灵魂的瓦工” ,他说:“我很幸运能与他的作品生活在同一个时代。它们毋庸置疑是具有音乐性的、富有诗意的。 ”

(责编:陈珍珍)


请扫描新闻二维码

分享: 更多
用户评论
还木有评论哦!赶紧抢第一条评论呀。
合作机构: